【绍兴日报】让阅读成为信仰

发表日期:2020年07月28日 新闻来源: 

郭院长报道1.png



我是一个读书人,也是一个写书人。

年过半百,我已不像以前那样激情四射、活力满满了。现在的我,动作慢下来了,心境静下来了,性格也比以前温和多了。但是,有一点没有改变,那就是我每年都会列出一个阅读书目,完成我的读书任务。粗粗算了一下,我精读过的书籍估计有上千册,也出版了五十多本专业和人文著作。

可以这样说,读书和写作成了我的一种生活习惯,也是我的一种生活态度。

在大部分时间,我所读的书都是一个系列的,不管是专业还是文学,目的是为了完成自己特定的写作计划。只有小部分时间,我会看一些杂书和消遣书。此时,我想应该是我相对放松的时间段。

我读书有两个习惯:一是喜欢把做过笔记的页面撕下来保存(当然是自己购置的书籍);二是常常利用零碎时间在手机的备忘录里写一点感想。久而久之,厚积薄发,一两年下来,一本书稿就基本完成了。

我是一个医者,也可以算是一位文人。医者是一个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,虽然很苦很累,但也乐在其中。我一直坚持在医者与文人之间游走,我坚信医文相通。医学是以技术去救死扶伤,为“生”为存;而文学则是用纸笔去呕心沥血,写真写善写美。

很多人认为,读书是一件很简单的事,也是一件蛮风雅的事。但是,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,为什么同样是读书,有的人可以蟾宫折桂,而有人却名落孙山呢?有人读出了“黄金屋”和“颜如玉”,而有人只是一本糊涂账呢?

读书的效果取决于每个人的学习方法,读书的价值则取决于个人的追求。

我想,对个体来说,读什么书,就做什么人;而对一个民族来说,其精神境界完全取决于国民的“阅读水平”和文化素养。

颜真卿有一首《劝学》诗: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男儿读书时。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清代文人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说,冬读经,夏读史,秋读诸子,春读诸集。

读书是一种品质、一种情怀,更是一种家风。

所以说,读书是一种受人尊敬的高尚行为,而最好的家风,一定是有读书传统的家风。

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,再苦再累再难也要送孩子读书,这是中国家庭最崇高的宣言。书架和书房,也应该是一个家庭最好的不动产。

钱镠是唐末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开国君主,和天堂齐名的“苏杭”奠基人。但最值得称道的是钱氏的家风,那就是“宣明礼教,读书第一”这八个字。钱镠出身贫寒,自小读书不多,称霸后他深感读书的重要,常常手不离卷、勤学不辍,他自觉读书让自己获益良多,便要求子孙们也多读书、勤读书。

“勤读书,要孝悌;学谦恭,循礼仪。”读书决定一个人的修养和境界,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素质和力量,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前途和未来。

我想,生命是一条长河,书本是一艘小船,而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灵魂的摆渡人。

苏联作家布罗茨基曾经说过:“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。”我们要牢记这句名言,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、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,让读书点燃生命,让书香浸润人生。

我只愿双手捧一本爱书,优雅地老去。


作者:郭航远

刊发媒体:《绍兴日报》2020年7月27日

责编:宣传统战部

投稿联系:宣传统战部


相关新闻

[2019-08-03]椎间盘突出
[2019-08-03]椎间盘突出